????奥古斯丁以最快速度纵马飞奔回到边境第谷小镇,这座小城镇因为两大帝国缔结神圣同盟走入大陆视野,观察家们这时候才恍然卡妙竟然与金雀花几乎同时创建了国家天文台,只是得知第谷天文台还停留在用瞄准具观测天体位置的粗糙阶段,都松了口气。

????奥古斯丁在向外交次臣表达适当的歉意后,立即通宵在书房写下洋洋洒洒数万字有关卡妙的人文地理,附带上一张精确地图,以第谷小镇和钟声要塞两点构成一条直线,这就是辅政官对自己严重失职的另类补偿,天亮后,奥古斯丁做完祈祷,在信封边缘滴上粘蜡,走出书房叩响传送官的房门,叮嘱他将这封密信送往帝国宫廷。

????那位传送官不敢怠慢一位轻松杀死伯爵“密友”和两名圣殿骑士的魔鬼辅政官,马上去安排最高保密规格的传信。

????当天,协议签订在简陋的第谷官邸进行,神圣帝国这边伊本伯爵是主要负责人,第一个签名,辅政官奥古斯丁紧随其后。卡妙这边在一系列对帝国影响深远的重要文件签署中都交由同一人,人丁稀薄的卡妙皇族幸存者,腓立比公爵,这位身材壮硕如野蛮人的中年公爵是极少数坚定拥戴卡妙女皇的帝国显贵,这笔赌博给公爵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政变前只是一名帝国远东地区行政长官的中年光头男人迅速脱颖而出,成为维萨里冰原权杖的持有者,一手掌握了帝国南部的喉舌。

????伊本伯爵看到拿惯了巨斧的粗鲁卡妙公爵别扭握着纤细的鹅毛笔,以及那个连神圣帝国最无知贵族都比他更优雅的签名,心中嗤笑,无疑,不管是伊本伯爵,还是刚刚离开第谷的帝国外相,潜意识中都将这些文件视作皇帝陛下对卡妙的恩赐。辅政官奥古斯丁一直很平静寡言,视线多次停留在光头男人那条因为穿戴多年显得十分干枯的貂皮披肩上,而身高接近两米的卡妙公爵也数次望向这位身穿梵特兰蒂冈教廷普通教袍的修士。

????相比新大陆界定和神圣同盟总协议,附属协议要相对简略,所以过程更像一场闪电战而非持久战,寒酸小气的第谷甚至没有为使节团举办一场宴会,这使得富裕的伊本伯爵不得不自己掏腰包为同行和下属们弄了一场临时庆功宴,虽然没有朱庇特城盛宴的花样繁多,但好歹该死的卡妙有最鲜嫩的松露和最高等的鱼子酱,平时这些东西哪怕经过妥善的保存,运输到帝国中部的厨房后仍难免美味减分,这次伊本伯爵没有忘记主动邀请脾气似乎不怎么好的辅政官出席宴会,可是却没有找到人,导致伯爵吃着颗粒饱满的金黄色鱼子酱,都没了滋味。他可以跟着帝都朋友们一起往最时髦的灰熊赌盘狂掷金币,可这不代表他愿意面对面跟年轻的圣事部巨头起冲突啊。

????奥古斯丁走向第谷国家观测台,与层层保护起来的金雀花格林尼治天文台不同,这里并不阻挡外人,只是无法接近最顶端放有一系列大型瞄准器具的大笨钟楼,有意思的是这里除了一块禁止登楼的牌子,连守卫都没有。史诗大陆所有皇帝国王都恪守他们必须与一般贵族拉开距离的准则,这点朱庇特大帝尤为严格遵循,这些国度的主宰越来越不喜欢亲自置身于战场,但卡妙是个从头彻尾的异类,他们的女皇陛下不仅会走近贵族,而且主动走近平民,不仅第谷天文台,她甚至对整个帝国子民开放了设有八个专业博物馆的冬宫,而不需要以前连上层人物参观都需要身穿礼服礼帽和精致手套,更鼓励文学家和画家去各个博物馆查看史料和临摹古画。

????奥古斯丁站在钟楼下,他是到底第谷小镇后才知道这里矗立着一座拥有世界上最大古钟的钟楼,铸成于几个世纪以前的古钟重达三百吨,它起初放在钟声要塞的伊凡雷钟楼,每一次敲响,都将是战争开启的最响亮号角,但新女皇登基后第一次敲响,就出现了裂缝,然后就搬运到第谷天文台,与数架巨大瞄准镜一同放在钟楼顶层。楼下奥古斯丁自言自语道:“制作精良的瞄准镜虽然准确度上甚至要比了望镜优越,但在观测距离上还是有些欠缺,根本无法与金雀花格林尼治天文台镜片直径超过十九英寸的了望镜媲美。”

????“先生,你是一位天文学家?”

????奥古斯丁背后传来一个天生清冷却不带孪生倨傲的悦耳嗓音,一口流利的神圣帝国官方语音。

????奥古斯丁转头,他当然早就感受到她的接近,只是不存在任何危险气息,奥古斯丁一直很相信自己在无数刺杀和被刺杀中培育出来的嗅觉和直觉,这位看上去装扮平平的清丽女子,就步伐透露出来的信息而言,是名实力不错的骑士或者剑士,但仅限于此,她无法跟歌谢尔女王这样的皇室剑匠相提并论。最重要的是她身边并没有什么扈从,奥古斯丁怀疑她的身份,从神圣帝国来第谷小镇游览的无聊贵族小姐?奥古斯丁出于基本礼节微笑回答道:“能算一个半吊子的文学爱好者,小时候曾经帮着老师记录过一些观测数据。”

????她提议道:“我们去楼上看看?”

????奥古斯丁指了指牌子,摇头。

????她笑道:“你可以假装不认识卡妙文字,对于这类失误,卡妙官方并不会追究,只需保证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就可以获得首次豁免权。”

????奥古斯丁哑然,但没有犹豫,率先走上钟楼。没有惊艳容貌的恬静女人嘴角勾起,很显然,这个神圣帝国的青年教士尊重规则,但同时不拒绝钻空子,而且很绅士,主动挥霍掉了豁免权。两人一起走上空无一人的大笨钟楼,奥古斯丁看到了曾见证过无数次战争的伊凡雷大笨钟,有一条触目惊心的裂缝,楼内的瞄准镜外观巨型而粗糙,但奥古斯丁是半个内行,稍微观察就知道镜片的打磨很富有技巧,他留意到一个常人不会留心的细节,心头一震,但更让奥古斯丁惊讶的是身旁的女人熟悉调试着瞄准镜,平静道:“看来被你发现了,没错,第谷国家天文台与探索天体运行‘神圣音阶’的格林尼治不同,这里五分之四的器械都在帮助海员寻找经线,以月球划过星空背景的规律运动看做一只时钟,然后将本地时间与海洋上观测太阳获得的‘地方时间’进行对比,利用两者的区别确定经线。这件事情不止我们在做,你们神圣帝国的秘密天文台也在从事海用经纬仪的制造。唯一的不同在于,我们不刻意隐藏什么,而你们目光深远的朱庇特大帝,喜欢做什么都静悄悄的。”

????奥古斯丁不得不唐突问道:“请问你是?”

????她依然坦诚得让人感动,恬静笑道:“我的家庭还算富有,而且与你一样是‘半吊子的天文爱好者’,就私自资助了第谷天文台的创建。”

????奥古斯丁无言以对,她的真诚,让他无法用一般的贵族套路去对待。但是这种真诚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能够简单却准确阐述海用经纬仪原理的女人怎么看都不是个富裕却笨蛋的贵族小姐,或者说她那个自称“还算富有”的家庭在卡妙占据不错的权力地位?她会不会与这座维萨里冰原的主人光头公爵有些关联?正当奥古斯丁猜测真相的时候,年轻女人再次向奥古斯丁展示了她近乎玄奥读心术的本领,轻笑道:“爱好驳杂的辅政官阁下,在猜想我到底来自卡妙哪个家族吗?”

????奥古斯丁苦笑道:“这位小姐,看来你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用丝巾擦拭一架瞄准具,动作细腻,转移了话题,缓缓道:“这个被无数人视作等同于蛮荒大陆的国家,村舍的房子总会因为冻融化的缘故而倾斜,将一桶牛奶放在屋外就被冻成冰块,一敲就碎。放在露天的铁器,一折就断。这就是我们的卡妙,根基看似坚硬,其实十分脆弱。在这里,因为寒冷,粮食比黄金更可贵,哪怕是最富有的贵族都不会去挥霍一顿午餐,因为寒冷,这里是魔法师的天然禁区。但这样一个连皇室成员都会去珍惜一条貂皮披肩的贫穷国度,有着自己的坚持。对卡妙罕见不抱有轻视心态的辅政官阁下,我这么说,是不是觉得我很像一个喜欢阅读吟游诗集的贵族小姐?”

????奥古斯丁微微鞠躬道:“很高兴见到您,女皇陛下。”

????我的qt房间开通了!烽火戏诸侯官方qt房间号[1655]

章节目录

天神下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烽火戏诸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烽火戏诸侯并收藏天神下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