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诗呢歌地下世界的秩序成员来说,只是很好奇长久沉睡的圣乌尔班为何消失了,连同这个王国为数不多饱含诗意色彩的螺旋阶梯都被摧毁,至于城堡上层完工没多长时间的建筑,跟漂亮阶梯是一样的悲剧命运,但起码,总算见到了久违的阳光和星空。长时间没有露面的秩序长没有解释这些疑问,连副秩序长乌利塞带着一根巨树返回黑天鹅湖,大执政官都没有任何迎接,那棵没有一片绿叶的古树被种植在原本属于圣乌尔班栖息点的底层,接下来羊角实验室第一时间给出了设计图,复制重塑螺旋阶梯,使得诗呢歌地下城堡继续依赖人工阳光。

????当那株霍尔教授嘴里的厄休拉大地树眼绽放出第一颗绿芽,脸色依然有些惨白的秩序长终于走出了密室,出现在公众视野,这给予所有在秩序大树上攀附生存的脆弱藤蔓莫大信心。奥古斯丁在跟乌利塞进行了一场私下交谈后,坐在霍尔执教的教室后排位置,只是休息了片刻就悄悄离开,随后参观了菲奥娜夫人和路易管家的成果,一样都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甚至没有给两位诗呢歌新红人任何拍马屁的机会。回到蜜糖,站在那樽“淑女的秘密”前,驻足凝思,奥古斯丁伸出手,笑了笑。

????“我们都活着,就好。”

????哪管外面的世界是风平浪静还是洪水滔天?

????事实上,暂时消息有些闭塞的奥古斯丁不清楚外头的大陆真的是惊涛骇浪了,与牧首亲自颁布讨论禁令的梵特兰蒂冈不同,拜占奥教廷的资深神学家们都在讨论暂命名“黑天鹅圣降”到底存在何种意义,有人说“这是神圣帝国崛起的象征”,但马上有反对者跳出来说“正好相反,不断开拓版图的神圣帝国马上就要完蛋了,这是神罚的征兆,是主对一个伪信帝国的愤怒”。到头来,没有一个能让大多数人信服的结论,倒是那位躲到了北极钟声大教堂的黑皇帝,终于打破沉默,说了一句听上去很泼皮无赖的“这只是个玩笑,就像你们的狗屁教皇一不小心成了主的代言人”。信奉神秘学的学者更是激动得浑身颤栗,皇室占星师这个最枯燥也是最沉默的小众群体则更为忙碌,每次不在既定轨迹内的异象,都是一次对漫长而艰辛推理的蛮横推倒,数位年迈占星师直接带着绝望眼神猝死于堆满图纸的宽大书桌前,老人们的书桌注定由同一种材质制成,黑鸡心木,古拉兰语寓意“旁观者”;至于那些被王室或者大贵族隐秘资助的冒险家都纷纷前往蛮荒大陆,试图为支付大笔巨额金币的雇主找到答案。

????当乌利塞当做亲生女儿精心饲养的生命古树汶蒂生出第一根新枝并且爬满苍翠绿叶,半年内除了祷告和阅读就无事可做无事能做的奥古斯丁终于轻松地微笑了,蜜糖的小秘密被揭开,湿漉漉的萝莉站在他面前,虽然很脆弱,尤其是胸口部位有一个无法痊愈的乌黑伤痕,但她的精神状态比奥古斯丁设想得要好很多,像一个殷勤管家弯腰递上早就准备好的华美公主裙,是她最钟情的月季系哥特风格,她穿上裙子后,提着裙摆旋转了两圈,然后冲入奥古斯丁的怀中,这次他没有用手抵住她的脑袋或者用脚踹开,紧紧抱住她娇小的柔软身躯,不打算询问玻璃樽内的一切,一位有的小女士才是合格的淑女。

????她察觉到奥古斯丁的吃力,很快主动跳下来,头疼道:“奥古斯丁,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伊莉莎白呢,蜜裴芬公主呢,还是谁呢?”

????奥古斯丁哈哈笑道:“这我可不管。”

????小管家跑向能让五六个她横躺着的大床,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奥古斯丁本能想要去搀扶,但马上缩回,因为这是不必要的动作。她扑在大床上,裹住被子,在大床上快乐翻滚,奥古斯丁缓慢走到梳妆桌,将从泰坦帝都淘来的切腹兔子布偶和《鲜花和鲜血》的结尾一齐交给她,坐在床边上,看着她小小感激并且希望能够挤出几点眼泪的滑稽表情,奥古斯丁无奈道:“好啦,我确认已经收到你的感谢,就别为难自己了。”

????“奥古斯丁,你越来越善解人意了,是准备接受我的爱情了吗?!”小管家尖叫着钻出被子,想要搂着奥古斯丁一顿猛亲,可惜这下被奥古斯丁按住了小脑袋,无法得逞。

????看到奥古斯丁有些气喘,她放弃了挣扎,玩弄着一眼就喜欢上的切腹兔子布偶,两本封面精美的《鲜花和鲜血》被放在膝盖上,还舍不得翻阅,突然,萝莉管家丢掉布偶,双手使劲揉捏自己的胸部,望着一头黑线的奥古斯丁,欢呼雀跃道:“奥古斯丁,我的胸部好像大了些,耶!”

????奥古斯丁平静,保持平静,不发表任何言论,实在是不忍心去揭穿萝莉管家毫无根据的自我催眠。

????奥古斯丁轻声道:“你先休息一下,我去书房给一些帝都大人物写几封道歉信,因为毕杨山脉的那棵厄休拉古树被搬来了,等睡上一觉,做个好梦,然后再去看一下,会有惊喜的。”

????她点了点头,将书籍放在床头,抱着那只阴暗风格的切腹兔子布偶缩进被子。

????奥古斯丁帮她盖好被子,走出蜜糖,却不是返回书房,而是直达最底层,背靠着那棵被镶嵌入一颗破损龙眼的生命古树,仿佛一头受伤的灰熊陷入了冬眠。最后的思绪是:那个手持传说中毁灭号角的老家伙,可真是强悍,竟然凭借先祖英灵共同阻止了圣乌尔班的大部分破坏。这个不知道有没有活了一千年的变态,希望别直接跑到诗呢歌城堡复仇,否则到时候就真要完蛋了。老家伙,你别逼我把最后那张不算底牌的人头牌都砸在你脸上啊。

????蜜糖里,闭上眼睛数星星和羊羔好不容易到了一千以后,这期间还五十五十跳跃了好几次,萝莉管家睁开眼睛,捧起一本《鲜花和鲜血》,拎着那只布偶,悄悄来到被她命名猫眼的地方,见到了那个诞生第一天就由于受到泰坦亡灵诅咒而无法行走的年轻女人,潘多拉,一头瀑布一般的美丽黑长直发,她原本在低头翻看不知道已经是第几遍了的《盲人的眼睛》,看到小女王,微微一笑,轻柔道:“你好。”

????“对不起,让你担心奥古斯丁了。”小萝莉兴许是第一次说出口“对不起”这个最讨厌憎恶的词汇。

????“我也担心你。”潘多拉微笑道。

????小萝莉撇了撇嘴,“分量可不一样。”

????潘多拉没有否认。

????小女王坐在潘多拉眼前的地上,可怜的兔子被垫在屁股下,她缓缓道:“我猜得出,这段日子奥古斯丁过得很辛苦,但一定在你面前表现得很自然。我当时虽然被钉在枯巫石柱上,但能感受到奥古斯丁被圣乌尔班神眷后得到解放的核砝已经数次接近崩溃边缘,那颗剑圣都砍不出印痕的提坦龙眼恐怕都已经出现裂缝了,他当时大概算是一个重度感冒发烧的家伙,却偏偏洗了个刺骨的冷水澡,能在你面前假装安好,这是他的最大努力了,所以如果这段时间他探望你的次数有所减少,希望你能够理解。圣乌尔班没了,彻底没了,好不容易积攒了点家底,又变成穷光蛋,这一切都归咎于我的任性和自负,更可悲的是奥古斯丁好不容易从克莱门特家族骗来的‘圣骸’铠甲,也被一位剑圣劈裂了,潘多拉,你知道这件铠甲的宝贵吗?”

????潘多拉轻轻摇了摇头。

????萝莉管家感伤道:“它的别名是‘神祗的骨骸’,有两件,一件来自陨落于人间的光明神祗,最终被圣徒阿乐翰穿上,后来被收入皇室,大概成了朱庇特大帝的私人收藏。另一件便在奥古斯丁身上,由堕落大天使长在‘审判日’遗失在某个深渊,不知如何被黑暗种族获得,这样圣器,就成了黑暗世界的战争根源,它可能是除了那枚黄金怀表,最让奥古斯丁在意的东西了。一般从不会重复一个话题的奥古斯丁可是三次说到为了这个最适合保命的好玩意,差点献出了屁股。”

????听到这里,潘多拉微微一笑。

????萝莉管家忍不住不那么淑女地翻白眼道:“喂喂喂,你还笑得出来!真不知道奥古斯丁怎么会喜欢你,他那么悲观,你却这么乐观。”

????一个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个却像马上见到曙光的黎明。

????小女王想不明白,所以就不去费神了。

????其实昏迷状态的小女王还是低估了那场大战给奥古斯丁带来的创伤和后遗症,假如不是圣乌尔班最后那道明显违反“无瑕疵的,绝对公义的,直达至善至美”原则的光柱,奥古斯丁的确可以依靠脉点和提坦龙眼法杖回到黑天鹅湖,但代价是在横跨大陆的传送中,死于未知的神秘,只会留下孤单活下来的她。对生死一直看得比纸还单薄的她即便失去了小男孩和小女孩,还能做到将悲伤藏在心中,可如果没了胆小鬼奥古斯丁,没了他总是唱走调的《摇篮曲》和《小缪斯》呢?

????潘多拉轻柔道:“伊莉莎白小姐,您是奥古斯丁唯一愿意付出一切的朋友,所以您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我一直很感激您,如果没有您,奥古斯丁的笑容会少很多很多。”

????小女王嗯了一声,然后陷入沉默,两位女士各自翻看文字风格截然相反的两套书籍,萝莉管家呢喃道:“如果能带上迪米特,会不会好一些?”

????但马上推翻了这个荒谬,她自嘲道:“我真是个傻瓜,圣乌尔班怎么会允许被一个黑暗物种站在头顶的亵渎。”

????她拍拍屁股,拎着布偶站起身,笑道:“潘多拉,等我看完了《鲜花和鲜血》,就借你阅读。”

????潘多拉微笑道:“好的,那我向您推荐这本《盲人的眼睛》。”

????这恐怕就是淑女间的小默契了。

????第二天,不知道是该用惊喜还是噩耗来形容,秩序见到了他们的萝莉管家,就坐在厄休拉古树的枝桠上阅读《鲜花和鲜血》,很悠闲的倨傲姿态。

????对于任何诗呢歌角色饱含谦恭意味的尊称,萝莉管家都没有理睬,只有特意忐忑前来打招呼的昆丁夫人,小女王才拿出一点点热情瞥了眼,所有视线都集中在这只金丝雀的胸部上,这让心情还算不错的管家大人脸上立即布满阴雨,做了个口型,立即吓得昆丁夫人慌张逃离,规模比密歇尔山峰还密歇尔的胸脯不由自主地一颤一颤,看得小女王恨不得马上去蜜糖拿上皮鞭甩过去,把高耸的密歇尔鞭打成平原,哦不,是盆地才开心。

????夏日里的黑天鹅湖,去年种植下的魁北克糖枫和悬铃梧桐都已经可以让人在树荫下舒服休憩。无视小女王满地打滚撒娇抗议仍然拒绝她跟随的大执政官,带着金发瘸子少年和巫妖王那不勒斯行走于连成片的阴凉树荫中,这里铺出了一条终点是诗呢歌城堡上方的大理石小径,聘请了三位战战兢兢不敢收取一颗铜板报酬的画家,在大理石上绘满了紫曜花,起先无人胆敢踩在小径上,生怕造成对罗桐柴尔德家族怀有不敬的歧义,在秩序长的声明后才放心行走。

????奥古斯丁望着头顶仍然翠绿的枫叶,心想:“再过一个季节,就能给潘多拉做一些红枫书签了。至于伊莉莎白,就算了,不理解为什么她看书要从结尾开始看起。”

????奥古斯丁这趟是出去寻找阿尔法城凡尔登修道院的罗素小姐,希望这位喜好数学的长生种小姐没有饿坏,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因为至今诗呢歌仍然没有收到相关消息,现在的玛索郡,已经被迫适应了黄金天平对异端的绝对统治权,连古老的郡省大家长康迪都在法条橙拍卖场间接表达了对cosmo的友谊,那些个被到达帝都前还是拉姆大主教的肥猪压榨得透不过气的中等贵族家庭,都开始认命,以为被外来户打压,它们就习惯找康迪寻求公道,现在没戏了。

????马车在黄昏到达金钱至上的阿尔法城,奥古斯丁进入凡尔登修道院,与那位在教区内大力传颂《教诲》的院长进行了一场愉快的教义探讨,夜幕中,大执政官婉拒了老院长前往康迪一座小庄园的宴会邀请,说是要借阅几本典籍,老院长有些没有完成康迪家族叮嘱的歉意,但同时又有些克制的自豪和强烈的安全感,能够让大执政官翻书的修道院,玛索郡还是首例!

????奥古斯丁在地窖见到了刚刚苏醒的罗素小姐,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比他这个病患还要严重。这种白皙,在长生种中也属于病态,意味着永夜的衰竭。

????见到圣茹斯特教堂的骗子,这个让她挨饿长达小半年时间的混蛋修士,如果不是自己的胃口够小,生活作风足够节俭,她已经可以冲去大街上发疯了,然后注定要被那些佩戴有黄金天平徽章的圣事部魔鬼拖进拷问厅,据说是个建立在美丽湖泊旁边的黑暗机构。罗素小姐恨不得用尖牙在他身上咬出一百个洞,但这有违贵族小姐的典雅礼仪,她忍了。奥古斯丁笑着递出一瓶血液,面包的诱惑战胜了贵族名媛的矜持和自尊,罗素小姐接过水晶瓶,一口喝光,这是她第一次如此铺张浪费啊。

????她本来就挺漂亮的脸孔越来越精致,散发出长生种特有的白玫瑰风采。

????“成为长生种,便能永葆青春。”

????这句有一定水分但基本属实的箴言就像一朵散发诱人芬芳的罂粟花,让人类贵族史上出现了无数起婚姻悲剧,不用担心经济支出而有无数时间去胡思乱想的贵妇或者名媛,被貌美的英俊长生种引诱或者主动追寻堕落,成为一名眷属,离家出走,尤其是在君权不稳导致领主强势的一些个西大陆公国和联邦,最典型的就是几乎每隔几天就有家族去赏金猎人协会贴上寻人悬赏书签的斐济半岛,一来这里是拜占奥教皇厅驻扎人员最少的地方,二来斐济半岛是被誉为英俊中又是最英俊的吸血鬼家族“优雅的梵卓”大本营,许多低级长生种总会钻新月戒律和家族誓约的空子,专门拐骗被“魅力永存”这句动人诗句迷惑的富裕家庭少女,然后与职业操守不那么严格的赏金猎人达成一致,拿到手金币后返还没有得到美貌只是让家族支付了一大笔金钱的少女,这个世界,无奇不有,难怪吟游诗人是个赚不到钱却能让无数青年去当做理想的职业。

????“味道差了。”罗素小姐皱眉道。

????“出了点小状况,我身为东道主,会尽快改善的。”奥古斯丁笑道。

????罗素小姐没有在这件很重要的事情上苛求,而是在一件对长生种来说极其不重要的事情上提出了要求:“凡尔登修道院的书看完了,怎么办?你帮我换一个藏书更多的神学院?”

????奥古斯丁点头道:“好。”

????这不是个难题,只要她不要求自己把她丢进朱庇特城的圣约翰大教堂,应该都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

????夜晚,尤其是有了圣茹斯特教士保护的夜晚,罗素小姐都喜欢在“醒来后的清晨”散个步。奥古斯丁同样没有拒绝。于是,一位坚定数学爱好者的长生种小姐,跟在玛索郡黑夜里比长生种亲王更符合君主身份的大执政官身后,开始了悠闲惬意的逛街。他们身后跟着一位金发俊美少年,和一个佩戴有中高级魔法师徽章的那不勒斯,被制成傀儡的傀儡公爵,大部分智力、力量和记忆都保存下来,真是个讽刺。有着优秀女性直觉的罗素小姐奇怪感知到今天的圣茹斯特教士有些不太一样,以前在旅途中被她在夜幕中拖拽着逛街,他总是显得漫不经心,她想应该是在向主祈祷原谅他与长生种成了朋友,今天却很专注,还很热情地介绍起了阿尔法城历史,两人来到灯火辉煌的法条橙拍卖场,这半年来这里一直是城市的焦点,跟发战争财的军火商和银行家有不错关系的马赛伯爵为阿尔法城带来了大量礼物,一批在赤色果戈理平原被俘的泰坦正规骑士,大量泰坦家族和军功徽章,通过秘密渠道从泰坦境内流传出来的艺术品和收藏品,但最能卖出高价的艺术品,还是女人,相比神圣帝国普遍肌肤白皙的女性,泰坦女人要相对黑一点,但身材更加紧绷弹性,要更修长一些,阿尔法城的贵族老爷们都已经想好了,购买几个泰坦贱货,然后给她们穿上贵妇的衣裙,最后别上一枚泰坦贵族徽章,如此一来,自己即便没有去赤色果戈理平原为帝国捐躯,但也算为帝国荣誉感付出了辛勤的汗水,要想打败这些苗条的泰坦娘们,没点体力和耐力怎么行,说不定还得用上一些由炼金术士调制出来的小液体。

????奥古斯丁是法条橙的大股东,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随着秩序的壮大,喜欢炫耀的马赛伯爵很“不小心”透露出这个消息,所以法条橙方面没有任何阻拦,但马赛伯爵很聪明,吩咐过别摆出款待一般贵族的排场,那是对我们郡省精神父亲的不敬,这使得罗素小姐依然没有把圣茹斯特修士往贵族方面设想,她很多方面的确很迟钝,在这位出身乡村绅士家庭的次等贵族小姐看来,那些个大贵族,远比长生种领主要更傲慢,注重血统,每年只在白蔷薇宫廷出版的贵族谱系小册子上寻求朋友;挑剔口音,一个轻微的咬字不准就被无情揭穿;故意研究一些冷门学术,摆出雄辩和博学的姿态;每年都要进行猎狐,豢养十几条猎狐梗就能让一个中等富裕家族破产;比拼无谓的品味,你购买了孔雀王朝航海运过来的茶叶和瓷器,我就必须要有从高加索贸易区穿过泰坦贸易壁垒偷运出来的纯羊毛地毯,等等,有太多太多的门槛,在她眼中,白蔷薇的贵族阶层就是这样沦落的,淡漠的国家荣誉感和责任感,只要明天仍然可以当一名优雅贵族,就不介意后天的国家崩塌。

????一群寄生虫。

????热爱数学所以顺带着对自然学有着不错专业素养的罗素小姐如此评价。

????进入拍卖场前,奥古斯丁看见一眼被法条橙安排在角落位置的两架马车,愣了一下,停下脚步,与罗素小姐拉开一段距离,仔细打量了几眼,轻声询问身后一位法条橙管理者:“那两架没有徽章的马车,它们的主人有没有提出任何要求?”

????疑惑的管理者摇摇头,谦恭低声道:“尊敬的大执政官,没有。他们似乎是两批外地赶来的客人,很陌生的脸孔。”

????奥古斯丁嗯了一声,说道:“悄悄给他们安排最好的位置。”

????管理者不敢质疑大执政官的决定,他虽然是马赛城主广义上的家庭成员,可以对一般郡省小贵族摆出与家族匹配的骄傲,但对于眼前的大人物,一个据说见过皇帝陛下、圣徒伊耶塔、圣事部黄金三巨头和首席国务卿的年轻人,能够保持镇定,已经很难为这位拿二等管家薪水的法条橙负责人了。玛索郡的上流社会一直以丰富精彩着称,显然,这位大执政官阁下,可以轻易摧毁掉这份特权。

????奥古斯丁心中有些疑惑,那两架马车的马匹不是来自帝国任何一块版图,如果没有看错,两种马都是仅次于热血马王者海泽纯血马的绝佳品种,一种是温血马海尔德兰,与产地的沙地土壤相对应,是一种轻型马,性情温顺,对主人的忠诚无与伦比,骑乘和赛马都上佳。另一种则来自硬质黏土的格罗宁根,重型马中的巨人荷尔斯泰,耐力和爆发力都超乎寻常,是最优等军马,传言卡妙女皇有意向格罗宁根一口气购买六百匹这种重型马,当地当然愿意接受这笔比平时多出三分之一报酬的交易,但是被金雀花牵头的数个邻国联合施压,结果只卖出去两百匹。

????这说明,两个家族性格几乎相反的客人都具备极好的家族底蕴。

????刻意摘去了徽章,并且没有向法条橙提出任何与底蕴相符的要求,马车的结构异常结实,不过分追求奢华宽大,同时说明两个家族有着很谨慎的作风。

????奥古斯丁有点好奇了。

????在法条橙内,奥古斯丁很快认出了那两个家族的成员。

????一位小姐,与诗呢歌地下城堡里的洋娃娃一样精美得如同瓷器,只不过身后站着一位眼神呆滞的巨汉,如一座钟塔。

????还有一位担任临时翻译的娇弱女性,不是很漂亮,但依然很显然,她身上有一股天然的平静典雅气质,如同一朵。

????紫曜花?

????她隔壁位置上坐着一个相貌粗犷的青年,身后带着一名骑士扈从和剑士扈从,都是中年壮汉。

????奥古斯丁忍不住笑了,两位接近圣棺骑士和剑圣的仆人。

????这在神圣帝国,可都找不出几位了。

????每当那位青年对中意的泰坦古董表现出兴趣,隔壁的小姐就必定要盲目地抬高价格,让翻译官给出一个个咂舌的数目。这使得青年贵族有些懊恼,但同时没有任何想要凭借权势去示威的意图,似乎是个很克制或者说很温柔的男人。最终,并没有因为家族的富裕而养成浪费习惯的青年贵族没有购得一件收藏品,反而是那个小姐支付了一笔高达四十六万凯撒金币的巨款,当奥古斯丁看到那位夫人前往法条橙贵宾室付款,站起身,示意那不勒斯陪在罗素小姐身边。贵宾室内,管理者见到大执政官,立即驱散了闲杂属员,奥古斯丁临时扮演起法条橙的职员,微笑道:“感谢夫人在法条橙表现出对艺术品的独到审美。”

????夫人短时间依靠细腻观察和逻辑判断,确认眼前年轻男人是法条橙内部人员后,微微一笑,没有顺着对方的奉承做出不符她身份的言谈,她今晚没有携带太多的凯撒券,所以她略带歉意道:“我熟悉的几家阿尔法城银行这个时段都已经关门,我能否先将这条项链放在这里一晚作为抵押?你可以先请鉴定师对它进行评估,相信不会低于四十六万凯撒。”

????她保守的穿着,掩饰了她脖子里的黑珍珠项链。当她轻轻伸手掀开发丝和衣领,奥古斯丁瞥见了那条价值连城的项链,由一串最罕见的黑珍珠串成,如果没有看错,它们就是传说中美人鱼与人类男性-交-配后吞食掉丈夫后掉落的眼泪,当然,这个凄美传说已经被帝国太阳的《一根思想芦苇》纠正过来。

????一位戴着价值起码在四十六万凯撒之上项链的夫人?

????奥古斯丁见她一时间无法解开黑珍珠项链的扣子,礼貌道:“需要帮忙吗?”

????气质出众的夫人摇摇头,因为解扣子的动作,她的胸部无意间挺拔了一些,规模并不雄伟,但微微露出的一丝乳沟,却是最美好的风景。

????荡妇哪怕脱光了衣物,不管如何搔首弄姿,永远比不上名媛精致抹胸前的含蓄。

????奥古斯丁安静等待,直到夫人微微涨红了脸,这才轻声道:“夫人,我可以冒一定风险代表法条橙相信您明天会带来凯撒券,您不需要为难这位不愿意离开主人的小姐了。”

????夫人轻轻抬眼,看着一脸神情平静而言语风趣的年轻男人,终于第一次露出真诚的笑意,侧过身露出完整的脖子,她就像高傲的天鹅,柔声道:“你能帮忙吗?”

????奥古斯丁知道她的眼角余光依然在审视自己,平静道:“当然。”

????走到她身后,动作娴熟地解开项链扣子,这条项链的打造每一个环节都充满艺术气息,包括那个需要相当技巧才能解开的扣子,但这对于能够半分钟内把昆丁夫人剥光的奥古斯丁来说,不是难题。

????有意无意,奥古斯丁手指触碰到了她的雪白肌肤。

????修养极好的她没有明显情绪波动,奥古斯丁没有道歉。

????但一位前来关心朋友的大贵族小姐尖叫戳破了原本可以忽略的小尴尬,她用完全不同于神圣帝国的语言嚷道:“该死的贱民,你这只肮脏的手应该被剁掉!”

????奥古斯丁转头看着那只脾气不好的瓷器,那位刚刚从脖子摘下黑珍珠项链的夫人刚想要圆场,奥古斯丁微笑道:“夫人,没事,这位小姐在赞美这条项链很衬托您的气质呢。”最后来到贵宾室的青年贵族精通帝国官方语言,就像奥古斯丁熟悉那位小姐的语言一样。

????他嘴角勾起。

????那位小姐察觉到气氛不对,询问的眼神望向正准备将项链交给奥古斯丁的夫人。

????夫人笑道:“他觉得这条黑珍珠项链很适合你。”

????多么善意的谎言。

????小姐半信半疑,但终归没有继续想要剁下奥古斯丁的手。

????缺安全感的罗素小姐很不凑巧地出现在门口,一时间,这位不幸的长生种婴儿被钟楼怪人、两位毗邻圣棺骑士和剑圣的强大扈从,一位学识渊博的青年贵族一起盯着。

????巫妖王那不勒斯已经很果断地在走廊上制造出十六颗灰巢。

????钟楼怪人扯了扯主人的袖口,轻轻道:“我母亲说过,对于异端,要绞杀,挂在十字架上。”

????小姐没好气道:“卡西莫多,你是个孤儿,婴儿时就被丢到了我们家族教堂门口,我跟你说过几百次了?!”

????怪人傻乎乎坚持道:“我母亲说过,要将不接受光的黑暗变作枯干的草,凋残的花。”

????“你这个只会死记硬背经文的笨蛋!”贵族小姐气呼呼地跳起来,狠狠拍了下从小一起长大的丑八怪扈从的肩膀,她原本是想拍脑袋的,但那太不容易做到。

????年轻的夫人始终很平静。

????“这位小姐是我的朋友。”奥古斯丁轻声道。

????那位青年贵族笑了笑,表示理解。他示意两名扈从不要做出任何无礼的举动,然后用标准的神圣帝国语言友善问道:“请问黑天鹅湖庄园怎么走?”

????奥古斯丁说道:“玛索郡省没有谁愿意带路前往那里。”

????谈吐远比长相更亲切的青年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愿意给出恰当的报酬,并且能够保证你的安全。”

????奥古斯丁笑问道:“真的能保证?”

????夫人微笑道:“这位贵族来自古老的康斯坦德家族。”

????可能是怕这名法条橙职员不明白这个姓氏的尊贵,补充道:“是奥古迦帝国的大家族。”

????奥古斯丁瞥了眼正在教训钟楼怪人的小姐,向夫人悄悄问道:“这位是?”

????夫人犹豫了一下,诚实道:“来自白蔷薇的费尔莫思,同样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

????奥古斯丁沉默了,被夫人误以为是对那个圣事部第四机构的胆怯,不得不耐心解释道:“他们会是黑天鹅湖的客人,请你放心。”

????“思想家”费尔莫思,十大黄金家族第九。

????“人类中的巨龙”康斯坦德,十大黄金家族第八。

????连那个“堆满国王和教皇的大家庭”圣努基帜,都仅排在第十。

????先前一切疑惑谜题都如同那条黑珍珠项链轻轻解开。

????我的qt房间开通了!烽火戏诸侯官方qt房间号[1655]

章节目录

天神下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烽火戏诸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烽火戏诸侯并收藏天神下凡最新章节